首頁 >> 志愿文化 >> 志愿故事 >> 正文

我想考到南京找你打壘球

 

2020-07-07 11:04:00   來源: 中國青年網   

  “小周老師,我以后一定會考到南京找你一起打壘球的!”

  藍藍的天空映襯著的普洱山顯得格外靜謐。它像一位溫婉的母親,安詳地守護著自己的孩子——寧洱鎮第一初級中學。

圖為南京工業大學第二十一屆研支團成員周浩指導孩子們打壘球。周浩 供圖

  學校操場邊上,一身運動裝的大男孩早早地佇立在那里,身旁放著一個大竹籮筐,等待一群孩子們的到來。

  沒錯,那個大男孩就是我。忙碌了一天之后,我總會早早地收拾完辦公桌,去食堂隨便吃點就抬著大竹籮筐在操場等著了。大竹籮筐里裝著37個軟式壘球、5根泡沫球棒外加上2個打擊用的橡膠T座?梢哉f筐里滿載著孩子們的希望!

  初識

  幾年前,我的學長解濤瑞將軟式壘球帶出大學校園,帶到了云南寧洱,從此,寧洱鎮一中成為了云南省第一所全國棒壘球實驗學校。

圖為南京工業大學第二十一屆研支團成員周浩指導孩子們打壘球。周浩 供圖

  第一次拿著球棒和壘球進教室招新時,學生們都投來了驚奇的目光。有些學生之前聽過高年級學長介紹,還沒等我開口,便大聲叫喊到:“哇!這是壘球!”“老師,我要報名參加!”“老師老師,讓我試一下,我肯定能打到球的!”

  我著實被他們的熱情所“嚇”到。安靜下來之后,我向他們依次介紹了棒壘球的起源、發展和一些基礎規則,孩子們聽得津津有味。當我開始揮動球棒時,孩子們的眼睛緊盯著揮舞的球棒,恨不得自己也能馬上體驗一下?煜抡n時,孩子們爭先恐后地舉手報名。

  逸事

  或許是這幫孩子們過于活躍,在我的眼皮底下他們還能乖乖訓練,只要我一轉身,他們就開始“放飛自我”了。

圖為南京工業大學第二十一屆研支團成員周浩指導孩子們打壘球。周浩 供圖

  責任心很強的小余是球隊隊長,每次隊員一鬧他就主動去管理紀律。小石算是隊里最要強最活躍的,有時我都得廢很大勁才能將他“安穩”下來,更不用提小余了。他倆一個在鬧,一個在管,自然而然就產生了矛盾,有一次甚至要打起來。我將他們拉開之后進行了一些口頭教育,默默觀察了一段時間,他倆很久都沒說過一句話。

  再次訓練時,我早早地站在操場上等他們,小石是第一個來到。

  “看你來得那么早,給你點獎勵吧!毙∈犃讼蛭彝秮砥诖哪抗,興奮地說到:“是什么呀,是什么獎勵呢?”我微微一笑:“從今天開始,由你當隊長!笨吹贸鰜,小石嘴上在推辭說不行,心里肯定是接受的。隊員們來齊了之后,我宣布了這個決定,由于提前和小余做了工作,大家都欣然接受。

  小石隊長上線了。

  剛開始整隊跑步、帶操都有模有樣,可能是新隊長剛上任,大家伙都還挺給“面子”。好景不長,傳球的時候,隊里就開始嘰嘰喳喳起來。那一次我沒有管紀律,只是在一旁糾正動作。身為隊長的小石“坐不住”了,放下球就大喊:“安靜點!別講話了!”大伙安靜了一分鐘不到,又開始嘈雜了起來。我向小石看了一眼,他對我尷尬地笑了笑,接著讓他們一個個別講話,全部“安撫”下來之后,球也傳完了。緊接著要排隊教練用棒擊球,小石又一次“忙碌”起來。一整節壘球課下來,他就光顧著管紀律了,自己都沒碰過幾次球。

圖為南京工業大學第二十一屆研支團成員周浩指導孩子們打壘球。周浩 供圖

  訓練結束和孩子們道別后,我一個人坐在器材室,等待一位孩子。

  不出所料,小石羞澀地走了進來,撓著頭小聲嘟囔著:“小周老師,這個隊長我能不能不當了呀!薄霸趺戳?這可一點都不像要強的你啊!薄八麄兲沉,我只想好好打球,管紀律我連碰球的機會都沒有了!薄霸瓉砟阋仓兰o律不好管啊,那你上次還跟余隊長差點打起來!毙∈哪標查g紅了起來,過了半天才憋出一句:“老師我錯了,下次我一定安分訓練!

  后來呢,小余又做回了隊長,可這次他不再是一個人——小石自告奮勇當了副隊長,協助小余一同管理。聽學生們說,小石讓小余晚上下課后別走,小余嚇了一跳,以為要發生什么,沒想到是小石向小余道了歉,兩個人的關系比從前更近了一步。

  記得還有一次,去家訪回來時已經到了上壘球課的時間,我想趕緊換運動服給他們上課。還沒等我到住的地方,一群人向我奔來,是我的那些壘球少年們!靶≈芾蠋熌阍趺床呕貋! “我們去你宿舍找過你了,你不在!薄拔覀儨蕚浠顒幼鐾炅,就等你來了!”……還沒到我身邊他們就七嘴八舌起來。我一時語塞,也顧不上換衣服了,帶著他們一路小跑去操場打球。從那以后,我再也沒遲到過,因為我知道有一群孩子們一直在等我。

  約定

  帶孩子們打球的時光總是輕松愉快的,可有一件事一直在我心頭,讓我感到愧疚。

  上學期認識了普洱市的社會球隊,我與他們約定半學期后找他們打比賽。當我把約定打比賽的消息告訴給孩子們后,他們一個個眼神放光,訓練時變得更加積極。

  可是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約定的比賽。比賽打不了了只能等情況好轉再決定具體的時間。返校后第一次進行壘球訓練,孩子們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。他們在休息時圍在我身旁:“小周老師你終于回來了,我們都好久就沒打球了!”“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打球就很開心!”

圖為簽滿隊員名字的壘球。周浩 供圖

  那天訓練完,小余找到了我,“小周老師,你是不是這學期結束就要走了?”我沒有說話,“那我們是不是這學期打不了比賽了,我們以后還想打球沒人帶我們怎么辦呢?”“這學期不是才剛開始嘛,我還能帶著你們玩好久呢!”“嗯!小周老師,我們保證這學期訓練的時候不再那么吵鬧!”“哈哈,那是最好不過的咯!希望你們能夠做到哦!”

  小余的眼角有淚光閃爍。

  我摸了摸小余的頭:“等我走之后,還有另外的大哥哥來教你們,你們還可以到市里找那些哥哥姐姐們,我跟他們都說好了,只要你們去了,他們都會不遺余力的教你們,而且等你們長大之后,可以去南京找我一起打球啊!

  “小周老師,我以后一定會考到南京找你打壘球的!”

  回宿舍的路上,我抬頭看了看天空,天格外的藍。

 。ㄗ髡撸褐芎,南京工業大學第二十一屆研支團成員,服務于云南省普洱市寧洱哈尼族彝族自治縣寧洱鎮第一初級中學。)

責任編輯:李彥龍
>延伸閱讀
日韩精品亚洲精品第16页